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宇 > [转]徐世平:28年前,我们有一场同样的痛

[转]徐世平:28年前,我们有一场同样的痛

今天,很想说新年快乐。

但是,我说不出来。胸口像堵着一样。

“重读历史”,是个历史札记,不会说任何与历史无关的事。但是,昨天深夜发生的事,太让人悲痛了。思考半天,还是决定不说时事。压下了原本要发的胡惟庸案考据的文章,找到这张历史照片。这张远眺的照片,其实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然而,那个早晨,上海人记下了一个痛。

28年前,1987年12月10日(28年前)清晨,黄浦江骤起大雾,江面笼罩纱帐,远近灯光难辨,能见度30米。按照安全航行有关条例,视程在100米以内,黄浦江上所有航行的船只必须停航。

这时正值上班高峰,大量市民等候在轮渡站的浮桥和候船室内焦急地等待轮渡开航。那个时候,没有跨江大桥,也没有遂道。两岸的人们,靠轮渡上班。

当时的上海人,出行的主要工具是自行车。很多人推着自行车,沿陆家嘴路排队,等候过江。据估计,有近万辆自行车,同时,还有几百辆运送蔬菜的人力车,从渡口经花园石桥路、北护塘路,一直延伸到浦东南路,人们焦急的等待着。

上午9时,浓雾渐渐散去,轮渡有望开航,在陆家嘴轮渡站已聚集了4万以上渡江心切、赶着上班的乘客。

开航的第一班渡船,平安无事。9时10分,当第二班轮渡船开航时,在码头铁栅栏外等着上班的乘客蜂拥前行,自行车与行人混杂,秩序混乱。突然,一个中年人连同他的自行车一起被汹涌的人流挤倒,然后产生连锁反应,一二三四,一个接一个,后来者踩着这些倒地的人拥挤向前,一起惨祸,5分钟就酿成了。

有一位死里逃生的乘客回忆,一辆自行车倒下,跟着就有十几人被绊倒。可是,后面的人,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还是拚命往前拥。他说,不断有人倒在他身边,压在他身上,也有人从他身上踩过。后来,他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大量伤者经路人、公安人员、轮渡工作人员送往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上海市第三人民医院、黄浦区中心医院。这次事故,共死亡66人、重伤2人、20多人受轻伤。这是有史以来上海发生的最严重的踩踏事故。

那天早晨,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推开康平路寓所的窗户,眼见大雾弥漫,心里就有一点担心。今天会不会出什么事?这段回忆,可见有关江泽民的回忆文章。

当时,我在新民晚报当记者。那天早晨,见经济部、政法部的记者,忙得不可开交,便跑去问。回答是:轮渡出事情了,踩死人了。当时觉得很奇怪,轮渡怎么会踩死人了呢?后来,中国的资讯开放之后,我才知道,踩踏事故,是全世界每年都会发生的伤亡事故之一。但是,这件事,新民晚报才发了很短的一条消息。陆家嘴轮渡事件,后来也成为第二年上海两会代表委员问责政府的主要话题。我的一位朋友,也是时任副市长的钱学中先生,因此下台。

不过,西方媒体曾迅速报道了这一事件,也有评论说:“上海工人阶级具有军队的纪律,为了准时上班,甚至不顾生命安危”。这件事发生之后,上海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紧急事故的处置预案;每逢大雾气象,电视广播都会播报轮渡停航信息,等等。最有意思的变化,上海有关部门下文明令取消了因迟到而扣除职工奖金的做法。从此之后,上海似乎再也没有发生踩踏事故。

此后的很多年,我曾多次去外滩看灯。每年的节庆,外滩人山人海,几乎寸步难行。但是,从来没发生过什么踩踏的事故。有一年,我带着儿子,从金陵路外滩,过外白渡桥,沿苏州河路回家,几乎就是一路拥挤过去的。最后,儿子爬上了我的肩膀。不过,我们都相安无事。那时候,人没那么燥热,心态相当平和,当然不会因为观景而冲动。不过,时代总是在变的。

昨天的事,原因都在查。相信官方,会有结果。有撤钱说。网上有照片。看上去,不像PS。也有人流对冲说,这就涉及各类预案的措施落实。最不幸的,就是35条年轻鲜活的生命。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人总是会有情绪,需要渲泻,需要表达。中午跑到单位,同手下们商量,如何在东方网开一个祭奠亡者的窗口。做这件事,算是一种心灵蔚籍吧。

当年的陆家嘴轮渡,现在已经拆了。轮渡的位置,离昨天发生事故的地点陈毅广场,只有一箭之遥。28年前的事情,现在的许多年轻人都不记得了。

不过,我们都还记得,一种记忆的痛。

作者为东方网总编辑

推荐 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