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宇 > 【转】梁衡:关于鲁奖落马的告白

【转】梁衡:关于鲁奖落马的告白

鲁迅文学奖评完已经三天。《洗尘》一书先一路顺利入围,后突然落马。我本想不再说一句话,但是朋友们、热心的读者、出版家、编辑、教师们总是问,我猜想,因为许多文章他们是读过、编过、评过也是作为教材讲过的,就想急于对个标准答案。我不能总是装聋作哑,对人不敬。那么,就只说一句吧,是书中的一篇文章《张闻天:一个尘封垢埋愈见光辉的灵魂》惹的祸。拙文网上就有,大家可以自己去看。这是一篇批“文革”的文章。写张闻天怎样在庐山会议上抗争,在“文革”中抗争,在牛棚里怎样夜读鲁迅,最困难时还手抄了鲁迅的这段话安慰自己:

只要能培一朵花,就不妨做做会朽的腐草。

革命者为达目的,可用任何手段的话,我是以为不错的。所以即使因为我罪孽深重,革命文学的第一步,必须拿我来开刀,我也敢于咬着牙关忍受。杀不掉,我就退进野草里,自已舔尽了伤口上的血痕,绝不烦别人敷药。

张的本意是如“文革”真有意义,他愿受苦,愿被拿来开刀,成腐草。同理,如今天拿这篇文章来开刀,鲁奖就能走出困境,我愿意。只是“我真傻,真的,”没有想到文革遗风,没有想到张闻天会被鲁迅关到门外。

另外,为什么三天过去了还是要说句话,就是我必须公开对那四位在打招呼后,仍然勇敢地坚持投我一票的评委表达我的尊敬和感谢。不能人家站了出来,我却在草丛里装哑巴。这四位同志,三位报人,一位艺术家,坚持行使评委权利,我竟然没有得零票。大报风范,寒梅风骨。

还有,每次鲁奖之后人们总是一窝蜂地评论诗歌的艺术水准,谁该上,谁该下。因为,诗歌通俗一些,也重形式美,好评说。但我倒是希望读者、评论家多关注一下作品的内容,无论是诗歌、散文、小说,也不必管入选的还是落选的作品,去作一点研究,为了文学。毕竟鲁迅还是思想家,这奖还顶着他的名呢。

梁衡

2014年月8月14日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