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宇 > “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到了蓝色港湾,出租车就没法再往前开,只好步行,概因前方不远处就是日本大使馆。这样,二十一世纪饭店西侧的好运街,终于成了一条步行街。几家日本餐餐厅都没有开门,门口悬挂着不同规格的五星红旗,用黑色塑料布之类的材料把自己的店名隐盖起来。店家的玻璃上贴着各种标语,极力证明自己的爱国。他们试图让过路者相信,自己与日本的关系,只不过是恰巧售卖日本食物。

那时是16号早上近九点半,不远处的亮马桥路已经人声鼎沸,有整齐的口号声隐隐约约地飘过来。越靠近亮马桥路,警察越多,但气氛与想象迥异。民警只是疏导交通,并不去干涉路人,愿意照相,悉听尊便。饭店门口拉着警戒线,大家还是钻来钻去,寻找更好的观测地点。维持秩序的年轻警察也不在意,只是规劝围观者不要阻挡交通,居然还是开玩笑的口吻:“动一动,换个角度拍更好。”

饭店院内的中日青年文化交流中心,建设资金有一部分是日本政府无偿援助的,平日有很多赴日本留学培训或者日语学习之类的课程,可以说是中曾根康弘与胡耀邦的遗产。从饭店的网站看,实在弄不清楚饭店与交流中心,究竟谁是谁的副产品。总之,二十一世纪饭店与日本有着很深的渊源。在这种高危场所,除了找地方休息的,零零散散的警察,感觉不到格外的紧张。

相对于很多地方的打砸抢烧,北京的平静算是比较难得的。当然,平静可能只是外松内紧的表象。二十一世纪饭店四楼会议室,北京市公安局正在那边开会。交流中心的三楼,墙上贴着指示某个指挥部的标识,也许与外面的游行有关。在远处看,饭店较高处有人向外观望,路人说那是狙击手,无法确证。天空中,不时有警方直升机掠过。围观群众的注意力,往往会被巨大的轰鸣声吸引过去。

游行的线路,大致是从亮马桥地铁站到图上A点,约1公里长,然后拐弯,由东向西走回去。往回走的游行者,总会跟新来的交错而过,中间隔着密集分布的两排警察,以及马路护栏。游行者被切割成若干个一百人左右的方阵,队尾有公安、特警各四名殿后。加上路中央的警察,大概能对各种异动做出及时反应。

日本使馆在路北,路南维持交通秩序警察稍微清闲些,偶尔会跟路人说上几句,有一位就在半开玩笑地希望路人去“声援”游行。我跟上了一队从燕莎桥方向步行过来的年轻人,附近没有发现大巴车之类的交通工具。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辨明认身份的明显特征,情绪基本稳定。

年轻人,学生、“北漂”们,是游行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主角,也是最可能产生热情的一群人。这些身无半亩的人,总让人有种“谁还没年轻过”的复杂感觉。其他一些人,包括打酱油的市民和连酱油都不打的外地阿姨,后者显然对自己身处的环境茫然无知。

从亮马桥地铁站开始,游行队伍停下两次,整顿队形,离大使馆不远时开始喊口号。有一个领头者,身份不明,众人或应和或重复。总的来说,标语喊来喊去就那几样,不似标语,图文并茂,多少有些发挥的余地。带着野田佳彦首相头像的,或许造价不菲的横幅,我至少见过两次。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标语,“钓鱼岛是中国的,苍井空才是世界的”。微言大义,你懂的。看上去,底线是可以扔东西,但仅限于矿泉水瓶,也许还有鸡蛋;口号随便喊,但只能关乎日本。谈谈《源氏物语》或者《赤旗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每当行进大使馆门前,人们总会噼里啪啦地投掷一通装着水的矿泉水瓶。这些水瓶,得益于半途一个公开分发康师傅矿泉水的小据点。究竟是谁在操办这项公益事业,不得而知。有趣的是,康师傅也上了一些日货名单,同在被抵制之列。虽然瓶子砸到的大抵都是在使馆外面使馆的武警,但是,按照较早的执法尺度,这种抗议方式应当会受到拘捕。据说还有人投掷过鸡蛋,我见到有人拿着一盒鸡蛋经过,但并没有亲眼看到它们被当做武器。

也许因为并不认同,我并没能感觉到什么被鼓动的感觉。当某一方阵拐过弯停下来簇拥国旗合影时,恍如野营一般的集体活动。翻翻经典作品,眼下的游行当然算不上什么传统意义上的“群众运动”或“社会抗争”,望文生义地说,倒类似于巴厘岛的“剧场国家”。我的感觉是,官僚制度带来的政治冷感,固然不利于社会的成长,但一定好过魅力型领袖激发的政治狂热。

中午时,警察们开始各自去找饭辙。有些到饭店的餐厅里就餐,更多的趴在警车前盖上聚餐,吃盒饭,有的还拎着一把香蕉,就酸奶之类的零食。值得一提的是,饭店里面的日本料理照常营业,不过似乎较以往冷清一些。游行到午间仍然继续进行,号子声仍旧此起彼伏。

那会儿,一位目测是日本人的大叔,很淡定地在饭店大门口拍照。眺望对面那被围得密密匝匝的“贵国”大使馆,情绪同样基本稳定。

围观群众集结着众多亮点。我见到一个小男孩,拿着一面小小的国旗,静静地坐在一边笑看风云。一位捧着硕大相机的姑娘,远远地拍照后问他,“你知道钓鱼岛在哪里吗?”我闹不清,她究竟是记者还是警花,抑或是记者兼警花?

已经没有公交车停靠的公交站旁,一位大叔赞许地说,“有事情,还得靠年轻人啊。”旁边的自行车道上,曾走过一位“墨镜哥”,逆着人群,举着一块上书“拒绝暴力”的字牌。印象最深刻的,是路旁一位操着四川普通话的大叔,他正在问旁边的阿姨:“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是啊,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下页是几张用手机拍的图片)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