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8月24日 23:58

公方彬:审判薄熙来的最大意义证明权力有边界

【转】公方彬:审判薄熙来的最大意义证明权力有边界

明天上午,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将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罪公开审理薄熙来案。可以说,薄熙来今后很长时间将在牢狱中渡过几无悬念,这在“唱红打黑”期间,尤其很多人猜测其将上位的情况下,最大胆的预测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还可以说,即使审判结果揭晓,不少人仍会用另一种价值标准去评价,这在价值观多元甚至政治观多样的今天,社会包容度、政治宽容度已经大大提高的情况下,很正常也很真实。然而,持不同价值观的人一定有个共同点,面对薄熙来从政治权力的巅峰跌落于阶下囚,几乎转瞬之间,一定感......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4日 23:53

【转载】陈有西:成功的审判 遗憾的侦查——薄熙来案审判首日述评

注:本文写于2013年8月22日10点到23日凌晨    

--------------------------------

今天通过济南中院的审理前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件公开庭审的直播,综合各现场媒体的报道,特别是新华社转发的庭审的全部笔录,很多原来扑朔迷离的传言得到了证实,一天审判透出的信息量非常大。第一天的审判,只进入受贿罪的法庭调查质证阶段,还没有涉及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按照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总则规定,在法庭尚未作出生效判决前,薄熙来都还只是嫌疑人。控方的指控意见和观点,要经过被告自己的辩解、律师的辩护......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7日 10:58

林毅夫:我为什么不支持资本账户完全开放

在这场关于资本账户开放的辩论中,我是一个旁观者,也是一个啦啦队员,而不是运动员。资本账户开放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必须逾越的一个门槛,也可能是一个很难逾越的门槛。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来看,如果这个门槛逾越不好,很可能使原本发展很好的经济突然发生崩溃性危机。

基于此,我非常关心国内学界对这个问题的争论。我要恭喜在这场辩论中正反两方对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以及讲道理、摆事实的客观、理性的争论。对重大问题在国内非常需要有这么理性的讨论。

作为啦啦队员听正反两方隔空辩论时,我对几篇文章和论点拍手叫好,后来发现我拍手叫好的都是反方,包括......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6日 09:59

张志安:从马云的教训中学习接受采访

【微信公众号文章】从马云的教训中学习接受采访

“一家公司的CEO,无论是阿里巴巴事件也好,无论是支付宝的拆分也好,你在这个当口上,好像De Xiaoping在‘liu si’当中,他作为国家最高的决策者,他要稳定,他必须要做这些残酷的决定。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在当时是最正确的决定。任何时候,一个领导者是必须要做这样的决定。混日子,那谁都可以不做决定的,那就不叫管理了。”

7月13日,南华早报中文网刊登了对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专访,其中有一段话,涉及24年前的敏感事件。尽管,事后阿里巴巴集团发表......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5日 11:50

米尔顿·弗里德曼:对中国经济改革的几点意见

由财新《中国改革》杂志主办的『中国改革读书会』第九期,将于7月27日(周六)下午14:00-17:00在北京规划展览馆举办。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吴敬琏,将作为发言嘉宾做客本期读书会,从“钱荒”谈宏观经济的短期和长期。吴老在会前特向财新网读者推荐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一篇旧文——其在1988年访华期间对中国经济改革提出的若干建议。吴老认为,其中的诸多真知灼见至今读来仍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2日 10:28

魏武挥:青黄不接的中国互联网

近期,马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互联网管制能管制出六亿互联网用户的规模,全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有三四家是中国的,这种管制很有水平。但是,通过观察管制下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变迁,可以发现,中国互联网行业看似繁华似锦背后,其实是青黄不接。

《互联网管制下这些年:青黄不接的中国互联网》一文作者魏武挥,比较了近七年的Alexa排名。他指出,中国互联网新生代的力量过于薄弱,互联网管制是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原因之一。这七年,中国互联网经济力量在有所后退,而且呈现出一种老大们轻易替换不了的感觉。网络管制阻挡了一些美国巨型网站在中国的布局,给了本土所谓“中国版xxx”企业生存空间,也激发了一些本土企业......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2日 18:51

“笔记本公主”的绝望和成功

“笔记本公主”的绝望和成功

《绝望锻炼了我》出版于1997年,那时朴槿惠女士还是大国家党的一员。作者的写作方式颇为个人化,对乃父朴正熙的记述,是非常单面的父亲与丈夫形象,基本不越“雷池”。如果想从中读到一些对朴正熙时代的反省,读者大概会比较失望了。当然,只为了解生活中的朴正熙,读一下也倒不错。当然,这本自传的内容并不止于此。

既然只是读书笔记,倒不妨多说几句。用现在流行的话讲,朴正熙应该算是一位“凤凰男”(即便“很快就明显地表达出与兄弟姐妹的不同”):出身农家,五儿二女中的小幺,小学尖子生,满洲国军官学校全班第一毕业(1942年,25岁左右),36岁被擢升为陆军准将,44岁(1961年)发动“5......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6日 23:14

大洋国的意义

大洋国的意义

《<一九八四>与我们的未来》这本论文集,出自1999年芝大法学院纪念《一九八四》发表50周年的研讨会,作者阵容似乎相当强大。听说过的,有霍米·巴巴、菲利普·津巴多、理查德·波斯纳这几位。津巴多就是那位在斯坦福大学做实验,让24个年轻人分头扮演狱卒和囚犯,最后闹得几乎不可收拾的心理学家。据他说,“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是学以致用的《一九八四》读者,创造性地把大洋国的统治术运用于圭亚那的琼斯镇,在那里制造出来一个人间地狱。在教徒杀死美国众议员Leo Ryan后,琼斯一手导演了震惊世界的900多人的集体自杀。

“人民圣殿教”是个令人悲伤的案例,但是它从另一方......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0日 11:24

帕慕克的诺奖颁奖典礼致辞:父亲的书箱

帕慕克的诺奖颁奖典礼致辞:父亲的书箱

帕慕克的致辞,同样是怀念故去的长辈,同样是“第三世界”出身,感觉好过莫言,另外,也好过高行健的和赫塔·穆勒的致辞。所谓好,也就是更接近于“文学”那种了。不是急于表达,而是娓娓道来,也没那么多无谓的辩护。译者是刘钊,发表在若干年前的《译林》杂志上。

---------------------------

父亲在去世的两年前交给我一个小书箱,里面装满了手稿和本子。他和平时一样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告诉我在他过去以后,也就是去世以后,我可以看一看里面的东西。

“回头翻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我的书房,书丛中间,父亲话中带着几分腼腆,“我过去以后呢,你挑一挑,兴许有......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3日 00:44

韩素音自传:政治观点糟糕,回忆相当迷人

韩素音自传:政治观点糟糕,回忆相当迷人

罗素说,“我花一小时读韩素音作品所获得的对中国的认识,比我在那个国家住上一年还要多。”老夫子的赞誉里不无恭维,离事实其实并不遥远。别说欧洲的故人,连我这个中国读者,都能从这本书里发现不曾知悉的中国。  

人生充满戏剧性,再加上妙笔生花,使这本自传具有了相当的可读性。《伤残的树》是韩素音女士五卷本自传的第一部,时间跨度是1885年到1928年,正值清末民初的大变动。从前有过董乐山先生的节译本,这次补齐成为全译本。

通过家人的忆旧,韩素音搭建起了自己的“史前史”。她的父亲周映彤出身于四川的官宦家庭,留学比利时期间与当地女子玛格丽特相爱、结婚,回国后以铁路工程师为......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7日 23:11

“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日本鬼子在哪里哟?”

到了蓝色港湾,出租车就没法再往前开,只好步行,概因前方不远处就是日本大使馆。这样,二十一世纪饭店西侧的好运街,终于成了一条步行街。几家日本餐餐厅都没有开门,门口悬挂着不同规格的五星红旗,用黑色塑料布之类的材料把自己的店名隐盖起来。店家的玻璃上贴着各种标语,极力证明自己的爱国。他们试图让过路者相信,自己与日本的关系,只不过是恰巧售卖日本食物。

那时是16号早上近九点半,不远处的亮马桥路已经人声鼎沸,有整齐的口号声隐隐约约地飘过来。越靠近亮马桥路,警察越多,但气氛与想象迥异。民警只是疏导交通,并不去干涉路人,愿意照相,悉听尊便。饭店门口拉着警戒线,大家还是钻来钻去,寻找更好的观测地......

阅读全文>>